瑞金/凹凸/阳炎/刀剑/UT/熊熊/王者√
不产粮混吃等死无所事事
励志当个老透明
完毕。

灰小子(不是)就想满足一下自己xx

终于!!!(*´゚艸゚`*)

Aesop°:

·瑞金
·改自灰姑娘,改编略多
·严重ooc注意
·使用童话文风致歉
·强占tag
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小王国,王国里有一个小乡村,小乡村里住了一个少年。
他的名字叫格瑞。
格瑞四岁那年母亲去世,父亲又娶了一个新妻子。后妈很恶毒,总让格瑞做那些下等的粗活,让他睡在地下室。后妈还有两个女儿,那两个女儿与她们的母亲一样尖酸刻薄,戏谑的称呼格瑞“灰小子”。格瑞不以为然,只是默默地做着一切本不该他做的事。


格瑞18岁那年的那年,国王唯一的王子16岁了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。于是,国王邀请了全国的妙龄少女前往城堡参加舞会。格瑞的两个姐姐自然也在邀请范围内。
格瑞很高兴,因为那个晚上他终于不用被两个姐姐和后母指手画脚了。
等他们去了舞会,我要好好睡一觉。格瑞这样想。


很快到了舞会当天,格瑞的两个姐姐和后母早早地就开始打扮起来。格瑞默默的擦着地板,打扫地下室,表面上平淡如水,内心却有些欣喜。
晚上7点,她们出门了,留下格瑞看家。格瑞在门口假装与她们依依不舍的分离,祝愿她们其中一个能被王子看中。在马车消失在视野的那一刻,格瑞转身就往屋里跑。他终于可以在家里最舒服的床上睡个觉了。
事与愿违,一个老婆婆挡在了格瑞和家门之间。
“....?”格瑞愣了愣,随即警惕的向后退了几步,那个老婆婆笑着对他说“哎呀呀,格瑞都长得这么大了啊。”
“....你是谁?”格瑞随手从地上抄起一根木棒,挡在自己身前。
“哎呀我是你的神仙教母啦,来帮你参加舞会的!”老婆婆兴奋的搓搓手,“时间不早了,你也一定等不及了吧?”
格瑞受到惊吓似得抖了一下,连忙否认“不是的,你可能理解错了什么,我......”
不等格瑞把话说完,神仙教母已经开始施法,格瑞绝望的发现自己的脚开始发光,而且一点点往上蔓延。
“....该死。”




王子金正在皇宫里与各位公爵的女儿们攀谈,但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“怎么了儿子,有看得上的吗?”老国王悄悄问了问金。
金王子并不想参加什么舞会,他想好今晚要和自己的姐姐秋一起搭这个王国最漂亮的积木,但却被自己的父亲制止了。
“我的儿啊,你都16岁了,别想着搭积木了。”老国王有些欲哭无泪。
正当这时,一个侍卫前来报告说,有一辆无比华美的马车正向这里驶来,或许是什么隐姓埋名的贵族的女儿。老国王听后心中大喜,连忙叫侍卫把那位贵宾请进大厅。



格瑞现在很想死。
堂堂正正的18岁少年,竟然被关在一辆破马车里去参加一个王子的选妻舞会。
关键是,他还穿着一身设计精美绝伦的
公主裙。
想到这里,格瑞就有种想跳车回家的冲动,只可惜马车被教母施了法,他根本打不开门。
格瑞哆哆嗦嗦的拉开裙摆,一双晶莹剔透的水晶高跟鞋套在他的脚上。
眼看着皇宫越来越近,格瑞真希望自己已经逝去的母亲可以过来接走他。



金王子从来没见过那么美丽的裙子,那么美丽的水晶鞋,
和那么高的女孩子。
格瑞本身就长得不矮,再加上穿了高跟鞋,站在身材略矮小的金王子身前比他高了一个头的高度。
“.....晚上好,王子..我叫格瑞。”格瑞不情不愿的开口。
金王子将视线从衣着转移到来人的面容上,他又惊讶的发现
他从没见过这漂亮英气的女孩子。
老国王见自己的儿子盯着那位衣着华丽的少女目不转睛,一副“我懂的”的表情,宣布舞会开始。
宫廷乐师开始演奏圆舞曲,金王子随即向格瑞弯下腰,一只手背在身后,一只手手掌摊平在格瑞面前“可以和我跳支舞吗,美丽的小姐?”
....小姐。格瑞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差不多就算完了。


一曲终了,金王子又邀请格瑞与他一同参观皇宫的花园。格瑞正打算拒绝,嘴巴却自己动了起来“好啊。”
...啧,那个死老太婆。格瑞现在真的,很想打人。
金王子欣喜的拉着格瑞的手,向大厅外跑去,他把皇宫里所有的植物都一一介绍给了格瑞,似乎是害怕他与自己待在一起时觉得无聊。
格瑞看着金王子的表情,眉头一紧,他有点不好的感觉。
再三考虑下,格瑞还是决定开口问问那个一与自己目光对视就耳尖通红的王子。
“...王子殿下...”
“叫我金就好了!”金王子嘿哟一身坐在花园中央的小亭子里,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格瑞坐下。格瑞叹了口气,坐在金王子的身边,他盯着金王子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“...金王子,您是爱上我了吗?”说完,格瑞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很奇怪,他捂住额头,半伏在自己腿上。
金王子呢,明显是被戳中了心意,他的脸刷的红了,红的十分彻底,脖子和耳尖一点都没落下。他瞟向别处,随即下定决心似的闭上眼睛对着格瑞说“是的!格瑞小姐!我想我是爱上你了!”
格瑞非常意外,他没有想到金王子会回答的这么干脆肯定。看着金王子那一双坚定却又饱含爱意的眼睛,格瑞有那么一瞬间觉得,自己或许也有点喜欢他。
不存在的。格瑞连忙摇摇头。他要把事实告诉这个被蒙在鼓里的白痴王子。
“...可是金,我是男人。”



格瑞永远忘不了金那时的表情,因为他根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去表示它。
就想被雷劈中了。事后,格瑞这样说道。



神仙教母在格瑞临走时叮嘱过他,一定要在12点前离开皇宫,过了12点一切都会恢复原样。
格瑞本来坚定的认为自己绝不可能在皇宫待到那么晚,然而事实是
他就是和那个金王子两个人独处到了11:55。
格瑞看到了塔顶的时钟,连忙向还恍恍惚惚的金王子道别,然后头也不回的提着裙摆向皇宫外跑去。
金王子很快缓了过来,连忙站起来上去追格瑞。
下楼梯时,格瑞嫌弃水晶鞋妨碍自己的逃跑速度,于是用力甩掉了一只。格瑞心中大喜,连忙打算乘胜追击把另一只也甩掉。然而那只水晶鞋就像长在格瑞脚上一样,怎么甩也甩不掉。
“..啧,该死。”格瑞不记得这是他今晚第几次说这句话了。
格瑞黔驴技穷,只好十分不爽的一瘸一拐的向马车跑去。



骑着马车没跑多远,12点的钟声就响起了。格瑞的衣服变回了原本的破烂衣裤,马车变回了南瓜,马变回了田鼠。
“...我就说那个死老太婆哪变来的马车,竟然偷了我家的南瓜。”格瑞无奈搓搓手,抱着南瓜向前跑去,却发现脚下的水晶鞋没有消失。
正当格瑞疑惑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马奔跑的声音。
遭了。格瑞这么想着撒腿向前跑去,却被一个骑着高大白马的身影挡住了去路。
“格..格瑞小....先生!”金王子气喘吁吁的叫住了格瑞,“你果真是男人。”
“不然呢?骗你不成?”格瑞闷闷的回答他,心中很不愉快。
金王子没有跳下马,突然对着格瑞笑了,晶亮的天蓝色眼眸中倒映着夜空中的星星,美得格瑞移不开眼。
“就算你是男人,我想我也会喜欢你。”金王子肯定的说,他拍了拍白马的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格瑞的眼睛,“就算你比我高,比我大,我也不在乎。”
说罢,金王子跳下马,手中有一个红色的小盒子,他犹犹豫豫的打算求婚,手中的盒子却被抢走了。
“...既然如此,金王子。”格瑞的唇角勾起,眼里漾开了笑意,“你愿意嫁给我,做我的公主吗?”说着,格瑞面向金王子单膝跪地,双手奉上那一个红色的盒子,轻轻打开。白色的鹅绒垫上静静地躺着一只做工精美绝伦的钻石戒指。
金王子没有意料到格瑞会这么做,他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巴,却无法遮挡他再次红透的脸。金王子垂下眼睑伸出右手,格瑞弯眼笑了笑,取出钻石戒指戴在了金王子的无名指上。



最后,王子和少年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总算不用催婚了因为我已经让他们结婚了!(不是)
就想满足一下自己xx
他们真好。

评论

热度(47)

  1. 怠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终于!!!(*´゚艸゚`*)